航空联盟助力中国航空常旅客计划发展

中国的航空公司在加入国际航空联盟获得更多代码共享合作航线的同时,也正积极拓展常旅客飞行计划,所以来了解一下其发展状况以及未来的增长趋势是很有必要的。

航空联盟的历史可以追溯到70年前,当时美国的泛美—基斯航空与母公司泛美世界航空就已经开始在其飞往中南美洲的航线上展开合作,它被公认是第一个航空联盟组织。

而现代第一个大型的空中联盟成立于1989年,当时美国的西北航空和荷兰航空公司同意双方进行大规模的代码共享。

接下来,比双边共享代码协议更进一步的是1997年星空联盟的正式成立,其创始成员包括加拿大航空、汉莎航空、北欧航空、泰国航空和美联航。之后,其它航空公司也纷纷效仿,1999年成立了寰宇一家,天合联盟则在2000年推出,创始成员包括墨西哥航空公司、法国航空公司、美国达美航空公司和大韩航空。自成立后,三个联盟逐渐成长为拥有为数众多的大型航空公司的联盟,成员几乎遍及全球。(见后附联盟的成员航空公司)目前,三大联盟的成员航空公司占据着全世界民航客运市场60%的份额。

2005年,天合联盟采用准成员系统之后,使得已经与美国大陆航空公司实行代码共享的巴拿马航空公司也能够并入联盟的市场计划。

赞成和反对联盟的声音
一个联盟所能产生的效益显而易见,对于航空公司来说,加入联盟意味着:进入全球的航空市场;能够共享资源(如在线预订系统等),并伴随成本的下降;提高客座率;提升乘客对品牌的忠诚度。对于乘客来说,联盟显著的优势在于无缝连接服务,电子机票互通安排,常旅客飞行联合优惠,以及更多的服务选择。对于预订者来说,天合联盟提供一项称为"Global Meetings"的服务,预订者及其客户在预订国际航班时可享受特别条款,而旅行者则能根据个人需要安排行程。然而,乘客和预订者都希望看到各联盟扬长避短优化架构,从而使消费者受益更多。

当航空联盟的成员遍及全球越来越多的地区时,每个联盟在地理区域上的侧重点会有所不同。

联盟非重点区域:
星空联盟:俄罗斯、澳大利亚
寰宇一家:俄罗斯、印度
天合联盟:澳大利亚、新西兰

注:以上联盟的非重点区域都表示该联盟的成员在该区域未设枢纽机场,因此飞往该地的航班不多。

而且当一个联盟集合了众多的大型航空公司时,总会有一些例外的非成员值得注意——尤其是一些独立航空公司如维珍及其附属公司,以及低成本的承运人。而当乘客在为一程多站的旅行路线预订机票时,使用同一联盟下的成员航空公司会获得最大程度的便捷及实惠。虽然行程安排没必要总是要求一定最便宜或最便捷,但预订者往往还是会考虑那些可能从中受益的实行代码共享的航线,而不会考虑那些既不方便、票价又可能很高的选择。

乘客选择哪一个联盟往往取决于其最常乘坐的航空公司。例如,中国国际航空和上海航空是星空联盟的成员,中国南航是天合联盟的成员,国泰航空是寰宇一家的一员。所以,华北地区、华南地区及香港地区的旅客有充分的理由选择不同的航空联盟。

有时,乘客必须得在某一机场换乘航班,比如希思罗机场就有好几个独立的航站楼,一些联盟因此将其成员航空公司集中在同一个航站楼,这大大减少了乘客在换乘航班时所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

更多里程?
尽管联盟的常旅客可以积累里程并用以兑换免费航班、客舱升级和其它优惠,但联盟内的成员航空公司对于航空里程累计也有不同的规定。例如,有些航空公司不管旅客是否以全价支付经济舱的票价都奖励同样的里程。而有些航空公司则严格限制折扣机票所能积累的里程,或者规定所有的最低价机票均不获里程积分。

总结
总而言之,航空联盟为航空公司、预订者及旅客都带来了实惠。通过对各家联盟所提供的服务进行比较,预订者可以为旅客赢得便利而无须花费额外成本。

联盟的成员航空公司:

星空联盟:
加拿大航空公司
中国国际航空公司
纽西兰航空
全日空
韩亚航空
奥地利航空
英伦航空
波兰航空
德国汉莎航空
北欧航空
上海航空
新加坡航空
南非航空
西班牙斯班航空
瑞士国际航空
葡萄牙航空
泰国航空
土耳其航空
美联航
全美航空

区域会员:
亚德里亚航空
蓝天航空
克罗埃西亚航空

寰宇一家:
美国航空公司
英国航空公司
国泰航空公司
芬兰航空公司
西班牙伊比利亚航空公司
日本航空
智利航空公司
匈牙利航空
澳洲航空
约旦皇家航空

天合联盟:
俄罗斯航空公司
墨西哥航空公司
法国航空公司/荷兰皇家航空公司
意大利航空公司
美国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