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岛的冰川“挂了” 中国冰川还好吗?_旅游_环球网

普若岗日雪山位于那曲地区双湖县东北部,是羌塘高原内部最大的雪山。研究发现,1976年-2018年,普诺岗日冰川总体呈退缩趋势,近42年冰川面积退缩36.14平方公里。 1976年-2018年普若岗日冰川空间变化图 杰马央宗冰川位于青藏高原西南部边缘的喜马拉雅山中西段交界处,是雅鲁藏布江的正源。研究发现,1976年-2018年,杰马央宗冰川近42年共减少1.59平方公里,冰川末端退缩明显。 1976年-2018年西藏杰马央宗冰川空间变化 冰川融化的境况同时发生在我国西北部的新疆,多年连续的监测数据表明,闻名遐迩的天山“一号冰川”也表现出加速退却的趋势。 2019年5月22日1号冰川。李继辉 摄 据地处天山“一号冰川”近旁的大西沟气象站监测数据表明,在全球变暖背景下,1961年-2016年的56年里,“一号冰川”地区的年平均气温已升高了1.6℃。 1961-2016年“一号冰川”地区年平均气温变化 乌鲁木齐市气象局副总工程师普宗朝表示,天山“一号冰川” 退缩的原因主要有两个:气温升高;大雨和暴雨等液态降水明显增多,不利于冰川保存。 研究表明,1961年-2016年的56年来,该地区年降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