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和青年”的丧与抵抗:做一天玩三天,一千块过一个月|务工青年|三和|田丰|农民工_网易订阅

刚到深圳三和人力市场周围的城中村小巷子时,林凯玄兜兜转转数次,才终于鼓起勇气向一个旅店房东询价。房东上下打量他一通后,拒绝了。他看了一下周围的务工者,觉察出自己被拒绝的缘由,便立马去小商店买了一个水桶,在里面放了一些生活必需品,背上双肩包,再次走进那条小巷。这一次,终于有房东主动上前来打招呼。 就这样,林凯玄跟着房东上了楼,开启了他对“三和青年”的社会调查。出现在他眼前的房间,床板发霉,席子黏糊糊,还有蚂蚁、蟑螂、臭虫爬来爬去。空气中,汗臭夹杂着脚臭,再混合厕所里的尿骚味,令人作呕。这个“90后”男生的第一反应是拔脚就走,但想到自己的研究计划,经过一番心理斗争,还是决定留下来,过上了与“三和青年”同吃同住的日子。之后半年,为了和各类“三和青年”打成一片,他辗转了10个“三和青年”聚集的旅店,躺过15元一晚的床位,住过20元一晚的“棺材房”,也住过30元一晚的单间,还拿着硬纸板睡过大街。 “三和青年”是一群在深圳三和人力市场找工作的年轻农民工。他们居住在人才市场周围的城中村里,以“日结”(每天结算报酬的工作)为生,常常是“做一天玩三天”。这里有非常廉价的旅馆、网吧和杂货铺,许多人一天只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