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视障青年组成“折耳根”乐队:音乐是黑暗世界唯一的光亮

站在按摩床边,杨志双手交叠,略弯着上身,一下下按揉着手掌下的身体。按摩床上的客人嘴里哼着一首歌," 我要从南走到北,还要从白走到黑,我要人们都看到我,但不知道我是谁 ",像是在为按摩打节拍。 " 这就是生活 ",视频发在 " 折耳根乐队 " 的抖音账号上,写道 " 我们的主唱把客人按出歌声,欢迎来尝试 "。 杨志是贵州的一名盲人按摩师,同时,他也是一支由大部分成员为视障青年组成的 " 折耳根乐队 " 的主唱。白天,按摩是他维持生计的手段,夜晚,音乐承载着他的梦想,是他黑暗世界唯一的光亮。 一间不足十平方米的按摩室,挤挤挨挨摆了三张按摩床,中间只有供人走动的通道。每天从早上十点到晚上十点,杨志和乐队里其他三位盲人小伙就在逼仄的空间里等待,接单,按摩。 推、捻、揉、拨、敲、按,手指在客人肩上、背上、脚上发力,一单至少需要一小时,生意好时每天可以接八九单,到最后手指几乎是机械地落在穴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