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纪要:武汉社区

本《纪要》是止于2020年4月30日之前收集的各类媒体新闻报道,由于篇幅都太过宏大,便取每篇的要义大概,文后还附有连接网址;阅者若对某篇全文感兴趣,在互联网上输入文章题目或网址即可。隅尔出现无链接网址的小评论,则是在下因愤慨所表示的看法,无足轻重的。--整编者注2020年1月29日 疫情重压下的武汉社区:老人高烧死在家里之后当天上午,一名64岁的居民到社区服务站登记求助,他自1月17日开始发烧,到医院拍CT显示双肺感染,由于床位不足,医院只给打针,无法收治入院。1月23日武汉封城公共交通不便,老人没再去医院,呆在家里,到大年初二这天,夫妻俩一个发烧38度,一个发烧38.5度,向社区求救安排车去医院。张莉是武汉青山区某社区的网格员,她负责的网格内有900余户居民。“政府说了居民有困难找社区,但社区缺少物资,缺少人手,我们也很无奈。”江岸区某社区书记郑玲告诉财新记者。街道要求社区工作人员要挨家挨户上门登记排查发热患者的情况,早晚两次汇报居民发热情况。然而,没有护目镜,没有防护服,社区工作者仅戴一个口罩就入户排查。1月25日,大年初一晚上10点,社区一位82岁的疑似患者老人高烧去世,死者家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