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纪念709,都是对他们(中共政权)的一次警告”

2024年7月9日是中国大规模抓捕维权律师,即“709大镇压”九周年纪念日,包括中国人权律师团在内的全球多个人权组织开展了纪念活动。纪念者告诉美国之音:“每一次纪念709,都是对他们(中国政权)的一次警告。” “709大镇压”又称“中国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或“709大抓捕”,指的是2015年7月9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当局在中国多达23个省份大规模逮捕、传唤、刑事拘留、带走、失联、约谈了超过300名律师、人权捍卫者、民间维权人士、上访民众及其亲属的事件。部分人士被强迫失踪,部分人士被判重刑。一些人后来被释放,大约还有10多人仍然在狱中。 “709大镇压”当事人讲述经历,揭示酷刑真相 来自人权律师、维权人士、人权捍卫者以及宗教信仰群体的50多名代表参加了7月9日由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发起的“‘709大镇压’九周年纪念线上研讨会”。一些“709大镇压”的受害者讲述了中国当局对他们实施的酷刑和迫害。 倪金方就是“709大抓捕”中的受害者之一,在2016年9月8日“苏州大抓捕”中被抓。在709大镇压中,他因参与维权,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6个月后,2020年8月,他被苏州姑苏法院再判其“寻衅滋事罪”拘役二个月。 “审问我的人跟我说,709系列案件是习近平亲自下令办的。”倪金方告诉美国之音,“我在里面也遭受了很多酷刑。他们拿面包蘸盐给我吃了40天,我便秘很久,全是血。他们还恐吓我,还要我验血,检查身子,暗示我可能不能活着出去。我当时很害怕,怕被活摘器官。”。 倪金方取保候审后,2022年他找机会旅游到了美国,他庆幸能离开,他说:“我不想死在中国!” 赵威也是“709大抓捕”的当事人之一。当时,她担任北京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助理。2015年7月遭公安抓捕后,赵威被在居所监视居住6个月。2016年1月8日,她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并押。2016年7月7日,被取保候审。2021年3月,赵威到达美国。她说,她被自始至终经历了酷刑。 她说:“酷刑分为三类。首先是身体和环境方面的,比如说坐一个非常高的板凳,双脚不着地,强迫在上面坚持坐很长时间、剥夺睡眠等。还有心理方面的酷刑,比如单独关押,和外面长期隔绝。他们还威胁说,让可以随时让我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家人也找不到我。这是死亡威胁。” 赵威回忆说,因为当时自己非常恐惧。在受到极端痛苦和生命威胁的时候,自己做出了妥协,包括在笔录中承认自己有罪。但中国官方的做法更恶劣。他们破解了她的微博密码,盗用她的名义在微博上发公开信认罪和指控为她发声的另一个维权律师任全牛。 包龙军是一位长期的法律维权活动者。他与妻子人权律师王宇以及失踪的人权律师王全璋都曾为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工作过。包龙军是“709大镇压”中第一位失踪的人士。2015年7月9日,他与儿子包卓轩原本于北京机场准备登上去往后者即将就学的澳大利亚的飞机,而被警方从机场带走。当晚,警察也搜捕了他们在北京的家,并且将他的妻子绑架。他们夫妻都被置于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并持续被关押一年多后才最终获得自由。 包龙军表示:“出狱后最开始的迫害就是,一年多我家门口都有公安监视。在天津是天塔派所,在老家是乌兰浩特的一个应急大队盯了一年。孩子先头限制出境,最后历经抗争,孩子总算能走了,但是王宇护照不给,我限制出境。还有就是经常性的骚扰,写点什么东西,就被警告。”“还有一直恢复不了律师执业,我实习完,面试都过了,但是一直不给我发律师证。王宇的律师证也一样,执业受到限制,还有就是一到敏感日期就会被带走,或者就是被堵门,这都是经常的事儿。” 呼吁更多人关注“709大镇压”的受害者和家属 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的主席方政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呼吁更多人关注“709大镇压”的受害者。 7月9日下午,方政带领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的成员和中国民主党的成员在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馆的门前进行抗议活动,声援“709大抓捕”的律师和人权活动人士。他们举着“向中国人权律师和人权活动者致敬”的巨大横幅,抗议中共迫害709大镇压的人权律师、维权人士、人权捍卫者及其家属。他们还向中共当局喊话,要求还这些受害者们自由。 方政告诉美国之音:“709 大抓捕在中国是一个重大的历史事件。300多名维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遭到逮捕、酷刑和关押,有的至今还在狱中。哪怕是离开了监狱,各种迫害还一直在延续,像王全璋律师和李和平律师的幼小的孩子失学;也有人甚至第二次被抓,像余文生、许艳夫妇。我们要呼吁整个国际社会去关注他们的这种境遇,要去敦促中国政府不能再继续这个迫害的道路上越愈越演愈烈。” 方政提到的李和平是北京维权律师,常为异议人士、土地强拆受害者、信仰群体等弱势群体维权。2015年7月10日,李和平律师被当局抓捕,近两年后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缓刑,11天后获释回家。王全璋则是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从2015年被抓捕至2020年出狱,是“大抓捕”事件中最先被拘捕,最后一名受审的人权律师。余文生和妻子许艳是北京的人权律师,两人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等罪名,已被羁押超过一年。 方政说:“中国的人权律师团体是非常可敬的,他们是推动中国民主自由法治的一个关键的力量,他们一直到现在还在进行各种努力和合作。这是一种非常有感召力的一个集体形象,也得到了国际社会广泛的关注和支持。” 美国之音记者就709大镇压受害人王全璋律师和李和平律师的2个幼小的孩子失学一事致电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馆进行询问,截止发稿前,仍未得到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