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会·旅游 | 安徒生的阴影_名栏_新民网

前往安徒生故居,实际上,真正的故居只是其中窄小一间,住了他家5口。后来建馆搬迁了左邻右舍,把房内打通,形成一长条带拐角的景点。当时,这里是贫民区。 接着去安徒生博物馆。1930年建的环形大厅中,一圈八幅大型壁画,展现了安徒生一生的重要节点。作者是丹麦著名艺术家斯蒂文,取材安徒生自传《我的童话人生》。我在第五幅画前驻足,安徒生为柯林一家朗读作品。阳光下的院子,听众共五女两男。跷着二郎腿的作家讲得兴起,手舞足蹈。 1819年9月6日,14岁的安徒生离家,到哥本哈根的丹麦皇家剧院;三年后被合唱队和舞蹈队除名。落难时得到了最高国务参事、皇家剧院主任柯林的帮助,给他生活费。安徒生感激道:“任何父亲也做不到他过去以及现在对我的那样。” 画里,院里一屋门阴影中,有个依着门框的男人,这是恩人之子。我不解他为何身处阴影,欧登塞旅游局的克里斯汀解释是为了突出。难道屋内阴影里的位置要强于室外灿烂的院子? 馆内第二部分涉及安徒生的爱情,陈列了一位女子照片和与他往来的书信。他有位一见钟情的女人,可已与人订婚。女子保存了安徒生的信,直到死后才被人发现。他写道:“我只有一个思想,那就是她——但是,等待我的只是失望。…